『(′?ω?)深夜一击』立冬的麦子 二

摘要: 她的眼神冰冷陌生,浑像是个阎罗王。

12-10 19:02 首页 半步猜


这是 半步猜 的第   号作品

立冬的麦子


文案


她们一个叫立冬,一个叫麦子。

麦子出生的时候,母亲对立冬说,这是你妹妹,你要护着她一辈子。

立冬点头说,好。




前情回顾:




?  

作者:半步猜


麦子是她的小名。

只有母亲会在私下将她拥入怀中,亲吻她的额头,小声在她耳边唤她这个小名。

这小名可能是祖父起的,也可能是外祖母起的,不管是谁起的,也只有母亲会这样叫她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二十年后的现在,有人会亲切的叫她——麦子。

在漫长的刀尖舔血的日子里,已经没人敢再叫她麦子。


那天,她睁开眼睛,她凭借这这具身体里的记忆,从医院艰难的回到那个仅有25平米的小单间里,她看见那张1.5米的小破床时,根本没有躺下去的欲望,若不是她太累了,她宁愿去希尔顿酒店。

她清楚的记得,她栽倒在床上就立刻睡了过去,根本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等到开始有点意识时,那个叫立冬的女人正在给她擦身,她太累了,连脚趾头都动不了,只能任由这个陌生女人脱光了她的衣服,用粗糙的热毛巾在她身上撸来撸去的用力擦,她恨透那毛巾的粗糙触感!


这也是她人生中最难受的一次被擦身经历。


不过,这个叫立冬的女人还算非常细心体贴,她难受的那两天,她照顾得她无微不至,所以她觉得造成史上最难受的擦身经历的罪魁祸首不是立冬,而是那块毛巾!她决定不再讨厌立冬,等身体好起来就将那几条毛巾统统扔了,去买了几块像样点的毛巾,就为这几块毛巾,立冬又批评她不懂得节省!她本来决定不讨厌立冬的,毕竟她无缘无故占用了她亲妹妹的身体,也算是欠了人家一个大恩情,又怎么好对真麦子的亲姐姐立冬心生恶意呢?但是立冬太抠门了,一点小事就要碎碎念好几天,所以她没办法,只好选择讨厌她。


她花了三天时间,才接受自己重生了这个事实。

新的身体,新的样子,和一个干净的社会履历……等等,多么好呵,麦子还是麦子,只是这棵麦子是这棵麦子,那棵麦子是那棵麦子。


长在山里的麦子和长在黑道家族的麦子,还是天差地别的。


那麦子在那起交通事故中魂飞天外,这麦子阴差阳错钻进这个麦子的脑袋里,继承了大部分这个麦子的记忆,但是她完全是另外一个麦子。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一切呢?事情要从那次撞车说起。


这麦子在身体恢复之后,一直在调查那天在翠西街和崇华街交叉口发生的交通事故,直到今天,她还是相当惊魂未定的,因为这事儿真的太诡异。

她当时身中六枪,血已经淌遍了浑身上下,她深知自己会死于这次暗杀,当被手下抬进救护车的时候,她本以为自己这次老命休矣,连去思考究竟是谁要她的命,都不想去思考,没想到老天果然爱重她!竟然给她重生一次的机会。


在调查过程中,这麦子发现,当天,在她的救护车驶向交叉口的时候,那麦子刚好骑着电动车从商场出来,她可能是着急去哪儿,连闯了两个红灯,救护车先和电动车撞上,电动车滚了两下又和另外一辆公共汽车撞上!

那麦子就这么没了,或许是死了,反正魂离了身。

这麦子醒来时,一看自己手脚嫩了几倍不说,她还发现自己身上没有枪伤。


要说那死透了的麦子运气真是好!撞了两辆大车,也就手脚骨折了,没有其他严重的内伤,一口血都没吐,连脑震荡都无。她去了两趟医院检查,也没发现五脏六脾有什么大伤,年轻真是好,骨折也好得快,在这身体里呆了好多天以后,麦子对这具新身体十分满意。


当然,除了立冬。

这个做姐姐的真是哪儿哪儿看着都太不满意了,现在是迫于形势,她不得不装作是她妹妹。

在一切都还没搞清楚之前,她决定呆在这年轻而干净的身体里,并……伺机复仇。


她每天仍旧老老实实去售楼处报道,就在前两天,她在路过一处新建楼盘时,看到了她并不想见到的人,她远远的望着她们,原本准备暂时遗忘自己惨遭暗杀厄运这件事,但是看那对狗女女在车里那么恩爱,她当即失去了理智!


于是,她开始利用自己手上剩下的暗线去调查,她必须弄清楚究竟谁是主谋!

调查需要时间,重整暗线也需要时间,她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她,如果动一些资源,肯定会被发现,她提心吊胆的经营着这一切,她更不想让立冬发现她的异常,她重新租了一间公寓。

这间公寓就在翠西街上,不过隐藏在高屋建瓴之中,她料想以立冬的智商,是肯定找不到她的。


这天,天刚刚擦黑,已经五天没回家的麦子从出租车上下来,她本来习惯性要给司机小费,但是耳边立刻传来立冬为了十块钱唠叨半小时的模样,就将小费塞回了口袋里,天冷了,她披着新买的黑色羊绒大衣,从街头走向公寓所在的小区。


刚走了十分钟,整个人就被拽住了,她习惯性的捏住那人的手腕,将那人摔在地上!


“唉哟!唉哟!你是不是中邪了,居然打我,居然打我!”


立冬苦苦寻找了麦子五天,终于在今天傍晚打听到了麦子的消息,她已经蹲在路口的小路灯下等了1小时了,刚才麦子一下车,立冬就认出她来了,但是麦子可能是因为戴着帽子,所以连姐姐就在她身边她都没认出来。


立冬心想,这丫头究竟是在外头搞什么,连亲姐姐都不认!一着急就上手去拉她了,万万没想到一个过肩摔就摔了个狗吃屎,她屁股摔麻了,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


寻不着妹妹的焦虑,和妹妹压根不认自己的恐惧,让立冬打心底里觉得绝望。

她抬眼一瞧,麦子穿着特别贵的羊绒大衣,和一个同样黑色的,看上去也特别贵的帽子,手里抱着几根比砖头还硬的法棍面包,就这么站在那里看着她。


她的眼神冰冷陌生,浑像是个阎罗王。

天啊,我妹妹这是怎么了,立冬更加伤心,哭得更大声了。




(未完待续)


编辑:导




扫码包养猜猜吧~




大家都让我好好休息,我也想休息,但是我很抱歉,我真的不能休息,没人养我,一粥一饭全都靠我自己,面对房价、衣食住行等等压力,我若停下一天,就能饿倒街头。租过房子的都晓得,一天不吃不喝,房租水电费都要出去的,看病医保可以报掉一点,另外还是要自己掏钱。

谢谢大家关心我,这是我小黑屋里的故事,所以就还好,今天比昨天又好一些,有胃口了,就是稍微辛苦一些还是头晕晕的。

今天发晚了,有些事耽误了,新文总是脆弱的,大家多打赏、评论、点赞或者转发,都是最大的支持哟~

拥抱每一个关心我的读者们,我会快快好起来。




《垮掉的一代名门后裔》实体书已经全部发出了,目前还有3套现货,即拍即发,卖完就彻底没了,如需购买请戳:【现货 个人志《垮掉的一代名门后裔》】复制这条信息¥xhed05doril¥后打开??手机淘宝??




推荐阅读 ?





公众号ID:banbucai

微博:@半步猜






▽ 看完小说来点零食吧~点击“阅读原文”登录美味星球!



首页 - 半步猜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