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氏家族与“百雀羚”的前尘往事

摘要: 1940年代,这个诞生于弄堂作坊的国货品牌已成当时上海名媛佳丽的首选,著名电影明星胡蝶,著名歌星、影星周璇等,都用上了百雀羚——南京路永安公司楼下柜台,常常连样品都断货。百雀羚取代德国妮维雅成为国内化妆品第一品牌……

12-10 22:33 首页 档案春秋

  点击上方蓝字“档案春秋”一键关注  


摘要

1940年代,这个诞生于弄堂作坊的国货品牌已成当时上海名媛佳丽的首选,著名电影明星胡蝶,著名歌星、影星周璇等,都用上了百雀羚——南京路永安公司楼下柜台,常常连样品都断货。百雀羚取代德国妮维雅成为国内化妆品第一品牌……


胡蝶、周璇


回溯百雀羚的诞生,绕不开一个家族的创业故事。而这个故事的发端,还要从先施百货公司的一场招聘说起……



先施老板慧眼识才


1929年,26岁的顾植民看到南京东路上的先施百货公司登报招聘营业员,先施公司、永安公司、新新公司和后来的大新公司并称上海四大公司,在海内外赫赫有名。尽管应聘的人很多,顾植民还是大胆地报名了。


顾植民出生于1903年,上海嘉定黄渡人,14岁时就到上海城里谋生,12年来已经饱尝过多份工作的艰辛:烟纸店、茶馆和工厂当学徒,在米号、典当行当账房先生,百货店当伙计和店员,上门推销的“跑街先生”。21岁时娶才女徐贞志为妻,当年儿子顾炯为出生,顾植民渴望有一份既能挣钱又体面的工作。


昔日南京路


先施公司


尽管应聘竞争激烈,顾植民还是被录取了!先施百货公司老板马应彪后来把他找去,对他说:我看你很有才干,不要做营业员,应该做更重要的事。我希望你负责化妆品的市场调研和销售。


顾植民二话不说,一口答应,就这样开始与化妆品打起了交道……




弄堂制造的美丽


转眼几年过去了,顾植民常年奔波在外,用脚奔波,用心做事,他的销售业绩年年上升,职位从最普通的职员上升到公司中层,薪水高,待遇好。


这时,顾植民心里有一个念头在暗暗地滋长:化妆品市场广阔,并且利润丰厚,我为什么不自己创业当老板呢?


顾植民和妻子徐贞志反复商量研究,最终,他果断地辞职了。1931年,顾植民成立了富贝康化妆品有限公司。


上海崇德路91弄(培福里)33号,一幢石库门房子,顾植民一家三口住在楼上;底层四间房子100来个平方米是工厂;他高薪聘请来一位技术工人,还有两三个操作工和两三个包装工,都在一条香料搅拌混合的生产线和成品包装生产线上忙碌着——这就是他创业的全班人马。


富贝康公司已成规模后,工人在包装间进行产品包装


顾植民请人研制了配方,为了保证质量,他所采用的香料大多从国外进口。最初,仅仅生产一些花露水、胭脂,慢慢地增加了香水、香粉等。顾植民既当老板又是工人,每天很早就来到车间,全程注视着工人操作:把硬脂酸、十八醇和甘油等油性原料放入金属容器内,加热到七八十摄氏度后倒入大瓷缸,用长圆木棒边搅拌油脂边倒入热水,搅拌冷却至料体开始乳化时加入香精,最后直到成为乳白色软膏体。


“等到生产稳定了,父亲才从弄堂车间脱身出来,全力负责销售。”在接受采访时,顾植民之子顾炯为向笔者回忆说,“即使这样,父亲每天还是要到车间跑几趟,他上班的时间比工人还要长。”


富贝康的化妆品渐渐有了销路,销售量缓慢但稳步上升。顾植民初战告捷,更清晰地意识到:上海人注重仪容仪态,大部分女性都在使用化妆品,把国产化妆品的品质做好,一定大有市场。


当年的爱美女性




“百鸟鸣风”很灵光


1940年秋天,经过精心准备,顾植民推出了正式的商标。“当年父亲正在为新产品的起名苦思冥想,正巧碰见一位算命瞎子。瞎子掐指一算,说:百雀羚。百雀,取其百鸟朝凤,热闹景象;羚,是上海话‘灵光’的谐音。父亲一听,拍手连声叫好。”


顾炯为笑道:“许多百雀羚老用户说,百雀羚喜欢在千家万户的屋檐下筑窝,讨人喜爱,这名字讨口彩啊!”


第一款百雀羚冷霜产品保湿效果强,香气浓郁;顾植民还用上了又圆又扁的蓝色铁盒外包装。顾植民深谙经营之道,他使出浑身手段,除了常规地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在电车车身上打广告之外,还亲自带着工厂技术员走进当时最流行的电台直播间,向广大听众讲解百雀羚的种种好处……


百雀羚广告


百雀香粉广告


这一连串的奇招很灵,上门订购的客户络绎不绝,来要货的电话不停地响,上海各大商店化妆品柜台,顾客纷纷来点名要百雀羚。百雀羚在上海滩一炮打响,成为时尚畅销货。


要扩大市场,必须要改变家庭作坊式的生产模式。顾植民获知崇德路91弄西侧近济南路崇德路口有一处厂房在出售,马上赶过去洽谈。经过多次谈判,最后用好几十根金条买下该厂房。


新厂房一楼是产品仓库和原料仓库,二楼用作厂房。顾植民又对设备大刀阔斧地改进,原来人工的搅拌工艺改成了机械搅拌,他同时改进各种产品的生产工艺,特别是重点改进百雀羚冷霜的先进生产工艺。


1940年代,上海街头的百雀羚广告


这时,顾植民除了生产百雀羚冷霜产品外,还生产香水、花露水、香粉、胭脂和口红。公司员工也配备齐整,负责财务的凌福康先生为首的两三人组成管理团队;学徒工约有五六个,包装工七八个;顾植民专管技术和销售,妻子徐贞志负责技术配方原料的保密工作和管理工作,因为她会讲英语,还负责和外籍客商打交道。


百雀羚化妆品名气越来越响,越卖越好,特别是在1945年8月日军投降后,上海复归于和平,化妆品的需求掀起了一个高潮。尽管中外各种化妆品争奇斗艳,但百雀羚化妆品销得特别好,著名电影明星胡蝶,著名歌星、影星周璇等,都用上了百雀羚——永安公司楼下化妆品柜台,常常连样品都断货。百雀羚取代德国妮维雅成为国内化妆品第一品牌……


永安公司


顾植民也从一名职员成为大老板,1948年购买了法租界陕西南路25弄一套新式豪华公寓,汽车进出。




为入朝志愿军防寒护肤


1949年,中国政局面临着历史性的变局,上海解放前夕,不少实业家纷纷逃离上海前往台湾和香港。


顾植民面临着人生的十字路口。有人提出把工厂关掉,带着资金前往台湾重启炉灶,顾植民否定了。他不想离开上海。这时,一位在印度尼西亚经商的朋友来了。“到印尼重新开厂吧,百雀羚牌子在印尼很有影响啊!”朋友怂恿地说。顾植民左思右想,难以定夺,印尼的语言都听不懂,怎么做生意呢?唉,妻子如果在世就好了,至少有人可以商量。


百雀羚冷霜


百雀香粉


原来,1948年秋天,顾植民妻子拿着一叠报表从三楼往二楼走,一脚没踩稳,一下子摔到二楼,当场就晕了过去。她被救到附近“四明医院”(现名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抢救,可惜未能回天。顾植民无奈地叫儿子顾炯为放弃考大学,到工厂接替妻子的工作。顾炯为当时高中即将毕业,刚完成毕业考试。


徐贞志


1940年代,顾植民、徐贞志夫妇与儿子顾炯为合影


面临着去还是留的重大抉择,顾植民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留在上海。1949年8月,上海市人民政府、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执行中央恢复经济、扶助私营经济的政策,在上海成立了上海市工商联筹委会,顾植民应邀加入。上海市工商界订立爱国公约,顾植民带头在爱国公约上签字。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入朝志愿军急需防寒护肤品,顾植民在工商联带头表态:“我捐出百雀羚冷霜,送给志愿军!”他会后赶回厂里,史无前例地安排二班制,连续半个月生产百雀羚冷霜,全部装箱运往朝鲜。


朝鲜战争爆发,入朝志愿军战士遭遇零下三十度的酷寒


1949年2月,儿子顾炯为结婚,亲家是中国制罐厂老板孙文豪,也是百雀羚包装(蓝色小铁盒)的供应商,媳妇是孙文豪的第二个女儿孙志芳。1950年12月,顾植民的孙子顾真扬在“大德医院”(新闸路江宁路口,上海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对面)出生了。长孙的出生,给顾植民带来新的动力。


1956年,公司在公私合营后改名为:公私合营富贝康日用化学工业公司。此后,因为心肌梗塞,顾植民在半百之年意外去世。




儿孙与百雀羚缠绕


顾植民之子顾炯为的人生,也始终与百雀羚缠绕着。


顾植民去世前半年,听说华东化工学院夜大学在招生,马上叫儿子顾炯为报名。当年自己中断了儿子的大学之梦,心里一直有愧疚。顾炯为报考“无机化学系专业”,念了整整5年,1961年7月,他获得一张本科文凭,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俄语和德语。顾炯为决心改进百雀羚油脂配方。经过几年努力,终于获得成功:百雀羚的油脂油和水分离,天热时不再会溢出来。


1962年,公私合营富贝康日用化学工业公司改名为“上海日用化学二厂”,工厂从济南路崇德路搬到静安区句容路15号(近海防路口),二厂专业生产百雀羚系列化妆品。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顾炯为全家福


1962年5月,顾炯为通过交换房子的方式,从石库门培福里搬到南昌路的光明邨,他终于告别了煤炉和马桶,这让他高兴;告别了百雀羚的诞生地,又让他感觉仿佛失去了什么。


“文革”来了,顾炯为作为“资本家”受到了冲击,从技术科下放到车间,成为百雀羚的配制工。特殊年代也有真情。“我基本上没有挨过造反派的打骂;被批斗前,工人们总是悄悄地对我说,‘我们批判你的话,不要当真,只是演戏而已’,这让我欣慰。”顾炯为微笑地说。


顾真扬和弟弟顾真平早年在培福里33号后门合影


1976年顾炯为被平反,恢复了原来的职称和技术工作。1980年,他被轻工业局调往市日用化学研究所工作。1986年,日化二厂经过资产重组变成了上海凤凰日化有限公司,厂里党总支书记周丽媛又把顾炯为找了回来;那年,他和同事去法国作学术交流,兼任法语翻译;也是那年,他向上海市轻工业局提出申报高级工程师职称考试的请求,随后顺利地通过了考试,1989年,他获得了由上海市职称改革委员会颁发的高级工程师资格证书。


改革开放年代,凤凰日化公司连年亏损,工厂濒临破产,最后将百雀羚品牌仅仅以50万元人民币变卖给香港商人,从此,百雀羚在上海市场上销声匿迹。




老品牌涅槃新生


眼见父亲顾植民建立起来的百雀羚品牌就这样被丢弃,顾炯为痛心疾首,在家对儿子顾真扬伤心地说:“一个品牌要树立起来,需要几代人的努力;然而,要糟蹋一个品牌,几个人、几年就够了!”


孙辈顾真扬对百雀羚也有着执着的感情,“我出生于1950年,5岁的时候见过祖父,我6岁时祖父去世了。”顾真扬回忆道,“我还记得,祖父的公寓正对着赫赫有名的红房子西菜社,祖父常常带我和弟弟去吃西餐。崇德路培福里91弄33号,是百雀羚的诞生地,也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直到1962年才搬离。如今,培福里已经消失了,可它还在我的心里鲜活着。”


顾炯为(右)、顾真扬父子


让顾炯为、顾真扬父子感到欣慰的是,2008年,上海市政府用500万元人民币重新买回百雀羚的商标权,并在上海成立了百雀羚有限公司,百雀羚获得了新生。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杂志编辑 李红丨新媒体编辑 周晓瑛



本刊稿件均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档案春秋”微信号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档案春秋》由上海市档案局主管、上海市档案馆主办,是全国第一本、也是目前唯一一本综合性档案文化月刊。以丰富的档案信息资源为依托,集真实性、内幕性、可读性于一体,尊重历史,以档案说话,还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本来面目。欢迎联系“档案春秋”微信号与我们指尖对话,期待您的投稿与反馈!


档案春秋

 识别左侧二维码

 翻阅更多史实秘闻!



首页 - 档案春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