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素描》——天岳幕阜山文化专栏

摘要: 母亲今年整整八十岁了。我想为她简单画个像,表达我的祝福和敬意。母亲出身贫雇农家庭,三岁丧父,幼年躲过日军,做

12-16 02:44 首页 天岳幕阜山

母亲今年整整八十岁了。我想为她简单画个像,表达我的祝福和敬意。

母亲出身贫雇农家庭,三岁丧父,幼年躲过日军,做过童工,十七岁嫁到同样是贫苦农民家庭的父亲这里,亲身经历过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等特殊时期,给人家当过奶娘、做过保姆。下田种地、喂猪喂鸡鸭等农活、家务活,以及如今在乡下基本看不到纺纱织布纳鞋底、糊火柴盒拣火柴梗纺黄麻等手工活、体力活,她全都干过。如今儿孙满堂,子孝孙贤,衣食无忧,身体还比较健朗,没有什么大的毛病,算得上乐享晚年。想到她这几十年的为人处世,她的孝道、善良、乐观、平实,都是宝贵的长寿基因,我坚信她一定可以健康长寿。

先说她的孝。解放初期搞土改,她才十四五岁,因读过一年半书,能识字,头脑灵活,思路清晰,开会讨论时讲得有条有理,加之又是出身贫雇农,深得当时的工作队看重。工作队领导多次找她谈话,要她出来工作,有一次还骗她到区上送报告,其实是要派她到县里参加大会。别人求之不得的工作机会,她却放弃了。甚至在她出嫁后,那工作队长打听到这个消息,还为她惋惜,说是可惜了一个干工作的好苗子。她为什么不愿出来工作呢?原因很简单,当时我外公已经过世,外婆重病卧床多年,母亲他们兄妹三人,哥哥持家,姐姐已经出嫁,照顾我外婆的重担就落在她的肩上。想到参加工作后可能要经常外出开会,甚至还可能会安排到外地工作,母亲担心无人照顾娘,于是,她一再谢绝了组织上的好意,安心在家侍奉病母。外婆担心拖累儿女,在我母亲十七岁时,一定要她出嫁。外婆在我母亲出嫁不到两年就过世了。外婆下葬时,母亲在外婆的坟沟里满地打滚,哭得发不出声来,眼睛都肿得睁不开了。嫁给父亲后,她对公公婆婆等长辈总是孝顺备至,有时虽有委屈,甚至被误解,总是不忘孝道。爷爷奶奶都是性子比较急躁的人,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经常看到他们板着脸批评教育子孙,但在我的印象中,他们从来没有说过我母亲的半句不是。母亲经常跟我们讲,百善孝为先,做一个孝子不容易,但孝道是做人的根本,对父母尽孝是本分,而且是有因果报应的,俗话讲,孝顺还生孝顺子,忤逆还生忤逆儿,不信但看檐前水,点点滴滴不差迟。母亲的这些话,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再说她的善。土改时,各地都揪出了地主富农,一到开大会时,地主就会被押上台批斗。我母亲解放前在当地一户叫毛豪的人家做过纺纱的小工,那人家有几台织布机,经常需要请人纺纱织布,赚了一些钱,置了几十亩田,在当地成了土地大户,因此,土改时理所当然被评为地主。有一次开大会,毛豪被押上台接受批斗,有的积极分子用梭镖沾上狗屎涂到他的脸上和嘴里。看到这一幕,阶级斗争意识不强的母亲有不忍之心。有人知道我母亲在毛豪家做过小工,几次喊着她的名字,要她上台去批斗地主,我母亲摇摇头,始终没上去。后来,毛豪忍受不了没完没了的批斗,一天午后趁人不注意,把老婆与自己绑在一起投水自杀了。他老婆压在他背上没有淹死,被人救起,他自己则淹死了。听到这个消息,母亲一方面为毛豪自寻短见叹息不已,另一方面也为自己始终没有去斗他而心安理得。几十年后跟我们说到这事,她还记忆犹新。她说,人还是要讲良心,我在毛豪家做过小工没错,但他付了工钱给我,而且从来没有克扣过,我认为他没有剥削我,所以不去斗他。如果当时我斗了他,我会一辈子后悔不已……我无意评价母亲当年的阶级立场正确与否及当年批斗地主过程中的是非曲直,但母亲善良的天性由此可见一斑。她曾拜师学过画符驱邪、治疗跌打损伤等带有巫术性质的民间方术,每次给人治病,她从不讲报酬,随人家给多少,还真治好过不少病人。五十岁以后,因身患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毛病,母亲开始吃斋念佛,更是将“诸恶不作、众善奉行”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她经常给我们讲,毛主席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能够给人家做好事就要尽量多做好事。不要怕人家不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人不晓得天晓得。母亲的这些话,我在小时候听起来似懂非懂,如今看来,还真挑不出多少毛病。

母亲的乐观我是非常敬佩的。生活再艰难,她也没有怨言。她有一句口头禅,“明天早上没有了朝饭米我也不愁”。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父母都跟我们讲过,结婚后刚分家时,那个穷呀,简直没法说,全部家当只有一张床、一张小方桌、两把椅子、两只饭碗、两双筷子、几两油、六十斤米,房子都是借居别人家的。但是,那样困难的日子,她从来没想过要离我父亲而去。三年困难时期,饿肚子是很普遍的事。我父亲听说在黄金洞那边做事可以吃饱饭还能挣工钱,就偷偷跑到那里去了,我家成了外流户。母亲在家带着我大哥和姐姐过日子,大食堂常常吃不饱,还经常被催着要交钱抵外流劳力的工分才发口粮,日子的艰辛不堪想象。我姐姐直到四岁才学会说话,母亲说可能是饿坏了的,所以说话才那么迟。父亲从黄金洞回来后,虽然大食堂解散了,但饥饿的威胁并没有解除。周围好几户人家饿死人了,家家户户为填饱肚子奋斗。我父亲当时只有二十六七岁,身高1.7米以上,但饿得只剩60多斤,连田墈都跨不上去了,需要四肢并用才能上去。母亲到处找吃的,苦苦撑持着这个家,后来政策稍宽松就喂鸡喂鸭,千方百计改善一家人的营养,终于使父亲度过了人生的一大难关,我的哥哥姐姐也在这场大饥荒中得以幸存……1974年,我们兄妹五个都出世了,家里还是只有两间半茅草房,一家七口确实住不下了,父母想建新房,可是家里没有任何积蓄。正在困窘时,一位远在汨罗新市、名叫“王金桂”的干亲戚知道了这个情况,在我母亲去看望她时,她主动从自家墙壁的夹层里掏出十多块银元塞到我母亲手里,这十多块银元兑换了一百多元人民币,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有了这笔钱,我家的新房很快建起来了。借钱建房这件事,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我母亲的乐观不是盲目的,她的人品和德行能够赢得别人的信赖和支持。

平实是母亲为人处世坚守的准则。她反复告诫我们,为人处世一定要坦坦荡荡,不卑不亢,人前人后一个样,生人熟人一个样,既要尊重别人,又要自尊自重。待人接物要做到“一碗水端平”。人生在世,谁都有风光走运的时候,也有背时怄气的时候。一定要有怜悯之心,能够帮忙一定要帮忙,哪怕是叫化子上门,也要以礼相待,不能怠慢。即使是与自己吵过嘴打过架的人家遭遇困难,也不可袖手旁观,更不能幸灾乐祸。别人怎么对待我们那是别人的事,别人遭遇困难,应当设身处地、换位思考。母亲为人处世的平实大度,让她活得问心无愧。

母亲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她就给我讲过,说是有人给她看过相,说她有一个儿子将来是可以坐办公室的,要我好好读书。我无从知道是否确实有人给母亲看过相,但母亲的这个说法确实给我强烈的暗示,一直激励着我发奋学习。初中毕业那年,我顺利考入师范,一举跳出农门。从事教育工作后,她以“要当人民的先生,先要当好人民的学生”的名言警示我谦虚谨慎,尽职尽责,不能误人子弟。我从事行政工作特别是担任乡镇主要负责人后,她一再告诫我,要当一个时刻为老百姓着想的清官,千万不能当贪官。她说,自古至今,忠臣、清官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不会愧对祖宗,子孙后代敬仰;奸臣、贪官可能得意一时,但他们从来逃脱不了遭万人唾骂的可耻下场。人生在世不过百年,没有为祖宗争多少光不要紧,给祖宗丢脸、让子孙后代抬不起头的事万万做不得。我从乡镇直接选拔到省直机关工作后,每次回家看她,她说的最多的还是要我在机关安心工作,不要去想升官发财的事。这些年来,我谨记母亲的教诲,在“清水衙门”里尽职尽责工作,在功名利禄面前保持淡泊的心境,平静面对人生的甜酸苦辣和社会的千姿百态……这些,我不能不感谢母亲多年潜移默化的熏陶和教诲!我衷心希望母亲健康长寿,使我能经常回去聆听她的教诲。


来源:平江乡友网,作者:张远平,系平江县三阳乡人,湖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人事处副处长。



首页 - 天岳幕阜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