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冲击:俄罗斯先锋派艺术的崛起

摘要: 点击上方“艺术与设计”可以订阅哦!

12-10 18:17 首页 艺术与设计
点击上方“艺术与设计”可以订阅哦!


> 展览现场


在1912至1935年间的苏联艺术创新时期,现实主义是社会主义体制内唯一认可的艺术风格,这使得在西方意识形态中,往往对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俄国的现代派艺术,即所谓“苏俄先锋派美术”表现出耐人寻味的兴趣。从1978年迄今为止,在美国、法国、德国、日本等国的大型博物馆、美术馆,曾多次举办“苏俄先锋派美术”展览。比如,1978年德国杜塞尔多夫美术馆举办“苏俄先锋派美展”,1979年美国奥克斯福德近代美术馆举办“罗德钦柯艺术回顾展”,1982年日本西武美术馆举办“美术与革命”展览,1982年美国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主办“乔洽·科斯塔基斯珍藏苏俄先锋派美术作品展”。目前,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正在展出的“革命冲击:俄罗斯先锋派艺术的崛起”展览,又一次展现了俄罗斯先锋派艺术在1912年代以后逐渐兴起和绽放的过程。


> 尼古拉·苏丁(俄, 1897–1954))1923年做的茶壶


先锋派一词源自于法语,特指对艺术,文化和政治有着实验性和创新精神的一些艺术家所成立的派系,是西方艺术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先锋派的形成与确立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在西方艺术史中,一般把“先锋派”概念作如是界定:对从1910年左右开始到1945年二战结束以前为止若干反传统文化的艺术流派和各种具有先锋性质的艺术运动的总称。自先锋派概念被用于艺术领域后,在实际运用中它一直摆动于艺术和政治之间。19世纪70年代,先锋派概念的使用重心才慢慢开始由政治领域转移到了艺术领域,逐渐专门用于表示那些激进的有创新意识的各种文化艺术流派。到了20世纪20年代,先锋派概念作为一个艺术概念已经足够宽泛,成为了一切反传统艺术运动的总称。及至20世纪60年代,先锋派概念的使用成为一种广为流行的时尚,它被宽泛地运用到很多领域,从而也失去了其原初的先锋意义。


> 卡济米尔·马列维奇(俄, 生于乌克兰. 1878–1935)《绝对主义的成分:飞机飞行》,1915


俄罗斯先锋派艺术的发源与成长,离不开的西欧各种现代艺术流派的影响,如表现主义、野兽主义、立体主义、未来主义等现代艺术流派,俄罗斯创办的艺术类杂志源源不断地把西欧现代艺术介绍进来,一些大收藏家对现代艺术品的收藏和展览为俄罗斯先锋派艺术家打开了视野。许多俄罗斯先锋派艺术家在青年时代即纷纷前往德、法、意等现代艺术发源地学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俄罗斯掀起了两次赴法留学高潮,一次是在1908-1911年,第二次是在1912-1914年。赴法求学的影响在俄罗斯艺术家各个阶段创作中都有所反映,马蒂斯、毕加索、马里内蒂等人到苏联的访问则使先锋派艺术家们更直接地了解到了西欧的艺术。可以说,俄罗斯先锋派普遍从西欧现代艺术中受到启发,汲取了各自所需的养份。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局限于简单地模仿,而是在作品中体现出使西欧艺术与本土艺术相结合的愿望。


> LYUBOV POPOVA (Russian, 1889–1924),无题,1916-1917


作为俄罗斯先锋派流派之一的光辐射主义,正是拉里昂诺夫与兹达涅维奇受到立体主义与未来主义的启发后,对艺术的可能性进行的探索。拉里昂诺夫在1913年发表的《光辐射主义宣言》中宣称“光辐射主义是立体主义、未来主义的综合”,但在事实上,光辐射主义对立体主义中存在的纯理性的抽象是持反对态度的,它也拒绝未来主义作品中常描绘的速度和动感。在未来主义作品中,由纵横交错的线条构成的形象,尚可依稀分辨出所绘物体的轮廓和大致样貌;而拉里昂诺夫则根本不描绘任何物体,“他感兴趣的只是一束束平行的彩色线条相互的对应关系”,用这种绘画方式他想表现当时在物理学界和数学界所取得的成就,以及这些成就与现代绘画之间的关系。


> 奥尔加罗萨娜娃(俄, 1886–1918),《工厂和桥》,1913


俄罗斯先锋派艺术的一大流派抽象艺术,则更多体现为俄罗斯艺术家的创造性。美国现代艺术史家H.H.阿纳森称,康定斯基和马列维奇分别创造了抽象艺术的两翼:抒情抽象和几何抽象。基于二人美学观点的不同,他们的作品具有迥然不同的风格。作为后者的马列维奇在他的至上主义绘画中蕴含的神秘哲学内涵对世界影响很大,他的这种哲学观源自于东正教神秘主义所宣扬的末日论。20世纪初的俄罗斯,有相当一批艺术家追随马列维奇从事抽象绘画创作,如罗扎诺娃、马丘申、克留恩等人,他们的作品如《绿色条带》、《空间中的运动》、《红色世界》,试图表现生命的无常与脆弱、个体与宇宙空间的互动关系、个人命运与时代的联系等。抽象绘画的发展反映了俄罗斯知识分子在特定时代中的艺术思想,具有典型的俄罗斯民族的思想特色,美国抽象艺术的产生和发展从中不无借鉴。


> 让·普尼(伊·凡之)(俄, 生于芬兰, 1892–1956)作品《飞行形态》,1919


马列维奇的周围还有一群年轻的追随者,如罗德琴科、佩夫斯纳和加波,他们是构成主义雕塑后期的骨干人物,他们的作品表现了物体空间运动思想,力图使雕塑作品完全脱离传统模式,体现了追求实用主义与美学相结合的思想。这种思想影响到了20世纪60年代极少主义的装置作品。佩夫斯纳与加波,最初的创作受到意大利未来主义雕塑作品的影响,1914年回到俄罗斯后,艺术思想开始与构成主义接近,探索运用新材料和新的表现方式,加波被公认为是世界动力雕塑的开创者。


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后,沙皇专制制度被彻底摧毁,布尔什维克建立起苏维埃政权。所有亲身经历这场革命的俄罗斯人民的命运被彻底改变,这其中也包括俄罗斯先锋派艺术家,他们对革命普遍持欢迎态度,与苏维埃政权联系紧密,积极投入到这场艺术革命中。康定斯基、马列维奇、塔特林、罗德琴科、加波等人都在国家的文艺机构中担任领导角色,对现代艺术本质的讨论在各个艺术研究所、大学内进行,其热烈的程度甚至吸引了普通群众的参与。


> 埃尔利西斯基(俄,1890–1941)作品Proun 19D,1920或1921


但新生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的主要任务是巩固新政权和发展的经济,在文化政策上,它需要的是对社会主义思想的宣传,是反映现实、歌颂革命、能够为最广大群众所接受的艺术。而先锋派艺术家大多来自于中产阶级,甚至是贵族家庭,无论是从人生态度、生活经历还是追求的艺术目标来看,他们与无产阶级革命并没有共同之处,也并不能真正地理解这场革命的历史意义。尽管他们也试图迎合新政权,但他们从根本上不能满足革命的需要。因此先锋派艺术家们开始分化,形成两大阵营:坚持以往创作观点的一些艺术家毫不迟疑地选择了去国外继续从事创作,另一些留在国内的艺术家则试图对苏维埃政权的文艺政策做出妥协。


其中,构成主义是与苏维埃政权合作的最为紧密的先锋派艺术,例如埃尔·利希茨基的《以红色楔形敲击白色》用简单的象征性手法表现了俄国两种敌对势力之间的冲突。构成主义的另一位重要人物罗德琴科的《空间构成》是对新思想的宣传,他的艺术逻辑是无限的进步,他向往的是人类向共产主义的运动。具有俄罗斯特色的构成主义不仅是一种艺术形式,更是一种人生态度,它所关心的是艺术家的社会角色,强调艺术家在社会进步中的作用。构成主义否定现代艺术提倡的“为艺术而艺术”观点,倡导艺术的实用意义和社会功能性,肯定艺术家在社会活动中的地位,这一艺术理念受到当时人民教育部的领导人卢那察尔斯基的支持和保护。构成主义反对至上主义在艺术中遵循的“精至为上”原则;在建筑中,构成主义者崇尚简单的形状,抛开一切没有必要的装饰物而建设建筑;在雕塑和绘画上,他们反对现实的准确再现,否定传统架上画的存在意义,制作了大批的活动雕塑,并且运用摄影技术合成了大量粘贴画、宣传画;而在实用美术领域,他们设计纺织品的图案、服装、桌椅等。事实上,先锋派艺术家们设计的作品方案由于当时国家经济困难、人力不足等原因,大多没有得到实施,如构成主义的代表人物弗拉基米尔·塔特林设计的“第三国际纪念碑”,但这无损于构成主义作品的历史价值。


> 埃尔利西斯基(俄,1890–1941)作品Proun 1D,1920


《革命冲击:俄罗斯先锋派艺术的崛起》展览集中展出了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带来的俄罗斯先锋派艺术展品,包括绘画、雕塑、版画、书籍、电影作品、摄影作品、平面设计作品等。展览着眼俄国革命的百年历史,着重探讨了抽象的发展和创新,包括至上主义和建构主义。用前卫的诗歌、电影、和蒙太奇,营造出鲜明的紧迫感和激进的融合感。展厅以简洁的白墙为底色,借用直接的灯光照射陈列展品,让人有种隐喻着革命期间的简洁单调却孕育着激烈的变化的感觉。各类作品中,视觉艺术和俄罗斯先锋派的理念相互影响渗透,显现出社会政治变革的力量在二十世纪对整个近代历史上的艺术发展产生的重大影响。俄罗斯艺术家通过持续不断的创造性来推动先锋派运动,这项运动同时也间接的促进了当时的社会改革。艺术是一种需要对社会、政治、经济产生迅速而直接作用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先锋派运动成为了“艺术之源头”,它不仅关联着美学的进步,更关联着社会的变更和更多的还原。


artdesign_org_cn

艺术与设计

长按二维码可以扫描关注我们哦!



首页 - 艺术与设计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