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草来说,人类的道路是一片新的海洋

摘要: 谁知道呢,我们自己没准也只是生长在宇宙的道路两旁罢了。

12-10 19:16 首页 果壳网

1989年,有人发现英国伍斯特郡的M50高速路旁多了一种新来的植物:丹麦坏血草(Cochlearia danica)。这只不过是十字花科的一种小杂草,早在两百多年前就被林奈描述了。它因为传说可治坏血病而得名,但是这年头谁还会得坏血病呢?



没人在意这个发现。谁也没有想到,它将成为整个英国蔓延速度最快的植物。从1989年到2002年,仅在伍斯特郡一地,它的分布范围就延伸到了427千米,相当于每小时前进3.5米。作为一种不能动的生物,这个扩张速度十分可观。


虽说这种草英国本来也有,但它以前只长在海滩上,这样的扩张前所未有。特别是,它还有一个奇怪的特点:只沿着道路两侧延伸,仿佛在追随人的脚步和车轮。


研究者很快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因为盐。


丹麦坏血草本来是一种滨海植物,长年和大海的接触令它演化出了耐盐能力。但因为人类,新的盐源出现了。过去几十年里,人在道路上播洒了数量巨大的融雪剂,其中包括成吨成吨的食盐;随着化掉的雪,这些盐渗入了道路周围的土壤。被盐改变的路边土地不再适合普通植物的生存,却意外地变得和海滩盐碱地有些类似——而这片新的土地,被丹麦坏血草发现了。


也许不该说发现:它的种子只是偶然地飘到了这里,大概正是因为车辆的携带。但如果草也像我们一样感知这世界,那么对它们而言,路旁的土壤是应许之地,往来车辆是呼啸的巨鲸,而除雪器洒下的食盐,则是海腥味的浪花扑打在岸边,卷起千堆雪。在丹麦坏血草的眼中,人类的道路是新的大海。


谁知道呢,我们自己没准也只是生长在宇宙的道路两旁罢了。




Chris Myers, Sally Eaton, and Trevor Dines (2012). The Wild Things Guide to the Changing Plants of the British Isles. 


配图:王劈柴


更多的故事,请扫码关注Ent——


ImagineNature

这是一个写作训练

为现实中的自然故事赋予抒情性。

我们认为,科学不仅是严密与准确的,也富于美感。

我们能体验,我们要讲述。

这是科学,也是诗。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首页 - 果壳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