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基层公务员安下心留得住 | 官察

摘要: 基层不是镀金池而是炼金炉

12-13 13:00 晁星 鲍南 首页 北京日报公道

近段时间,有关基层工作的讨论引发关注。一边是镀金干部“人在基层心系机关”,一边是基层聘任来的社会人才留不住,乡镇、农村成了挂职干部、外来人才的短暂镀金地。尴尬之下,我们也当反思,“外来的和尚”怎么才能念好经?又怎样才能让他们安下心、留得住?



基层不是镀金池而是炼金炉 

市里、乡镇两边跑,每天晃悠送文件;挂职两年,除了欢迎会、欢送会,就没怎么露过面……

    

近日,“镀金干部”混基层现象经媒体报道进入公众视野,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本是锻炼的好机会,为啥有些人却乐于“假装在基层”?根本上是急功近利的心态作祟。现行的干部选拔任用机制中,基层经历是一个重要的加分项。而这也被一些干部视为升迁捷径,一头扎进乡镇、农村,名曰锻炼,实则混日子,只等期限一到即可为履历添上亮眼一笔。


当然,如此费尽心机刷履历的终究是少数,可下去以后没能发光发热的也确有不少。这就反映出当前挂职干部中存在的某些普遍性问题。很多人抱怨:一是基层与原单位在制度安排、工作方式等方面差异很大,初来乍到不知如何上手;二是挂职单位、当地群众刻板地认为其是“过客”,冷眼观之不太信任。


在笔者看来,这些客观原因固然存在,但最关键的还是很多人没能真正扑下身、踏下心。别人可以将挂职干部视为“外人”“客人”,但自身却不应如此,真心实意干工作,总能融入其中。



下基层不是为了混日子,更不是为了刷履历,锤炼能力才是最终指向。“上面千条线,下面一针穿”,基层工作纷繁复杂,也正是这些困难最能锻炼干部所需的各方面素质。比如,有没有为民情怀,有没有富民思路,有没有跟基层群众打成一片的沟通能力,等等。


就在禾苗谷穗间,有很多挂职干部做出了表率。穿行于山林中,每天走访贫困户的“两万步书记”叶险峰;带领村民养土鸡、种花椒的“产业干部”郑家伟;叫卖当地特产,30天众筹86万元的“核桃县长”程万军……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真正沉下去了,一身土、两脚泥,整日劳心费力访民意、察民情、解民忧。



基层不是镀金池而是炼金炉。时下,各地都在试行评价干部的新机制。例如,召回履职不力的“第一书记”,并进行追责问责;积极培养、大胆使用优秀挂职干部等。随着更科学的干部考评机制建立,那些坐办公室混日子的挂职干部,将注定等不来一纸升迁令。  


留住聘任公务员不能只靠钱 

今年是聘任制公务员制度施行的第十个年头,全国已经有21个省份试水招聘社会人员成为公务员。但有媒体报道,许多人聘期还没有结束,就被猎头公司以三倍薪水挖走,怎么留住人是很多基层单位日思夜想的问题。

    

聘任制公务员的概念一经提出,就被外界给予厚望。有人看中了他们身上的“鲶鱼效应”,认为这有助于实现干部群体的优胜劣汰;有人认为他们的体制外工作经历将启发体制内活力,为不断冒出来的新问题提供更多解决方案;还有人认为合同制提供更灵活的薪资,有利于调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


事实说明,这些期盼很多都变成了现实,但人才流失的现实也提醒我们,要将如此利好的改革举措延续下去,还得好好分析背后的原因。

    


在笔者看来,一大问题在于用人单位对物质保障和发展机遇没有等量齐观。聘用制在实施过程中,很多单位更多在物质保障上发力,开出30—40万年薪,给予住房、落户等种种红利。从这些精英们的心态上看,如果只是为了赚钱的话,在市场环境中可以有更多选择。他们之所以乐于进入体制内,就意味着有超越物质的,更远大的理想和追求,期盼能够干事成事。

    

很多地方在提供发展机遇方面存在诸多掣肘因素。最典型的,就是聘任制与委任制属于截然不同的两个序列,这些人工作做得再好,也只能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折腾,很难在整个池子中畅游。这样的现实,看起来很不合理,但在公务员的内部,却被很多人认为是合理的。可以说,聘任制公务员自试点以来,便承担着“激活公务员队伍活力”的重任,但没有晋升渠道的制度设置,无疑会让此设想沦为空中楼阁。



一名好干部,一定是把职业当作事业的人。单位想要让人才“恋恋不舍”,固然要给予同工作成果相匹配的物质回报,更重要的是给足施展才华的空间。这个意义上,留住更多聘任制公务员,相关部门就不能把他们视为高级“打工仔”。打破更多体制机制上的藩篱,让聘任制公务员“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通过多重手段,留下夙夜在公、勤勉工作的人,达到“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目的,我们的事业会发展得更快更好。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发布或推送的所有内容,除注明来源外,版权均属北京日报社所有。欢迎合作,拒绝剽窃。同道者可直接留言或后台联系。


本期编辑:崔文佳

原创新媒体制作人:崔文佳


首页 - 北京日报公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