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猎手”朱绍远瞄上紫藤了

摘要: “ 有句话说,做苗圃要赚钱,重要的是明白“种什么、怎么种、销到哪”。”但事情往往是说易做难,而山东昌邑花木场

12-12 23:09 首页 中国花卉报

有句话说,做苗圃要赚钱,重要的是明白“种什么、怎么种、销到哪”。


但事情往往是说易做难,而山东昌邑花木场的朱绍远就做到了,特别是在开发植物品种方面,朱绍远绝对算是个有经验的老猎手——常夏石竹、黄金槐、玉簪、七叶树、椴树……在他手里都成了摇钱树。最近,他瞄上紫藤了。


种什么


今年在昌邑举办的全国园林花木信息交流会期间,招待嘉宾的酒店门口摆了两株紫藤座椅,紫藤的造型及座椅的材料,都极具特点。许多来往的参会者忍不住驻足多看两眼。


在北方花木城的办公室里,朱绍远刚接待了一批天津客人,对方来自一家当地知名园林工程企业,计划订购一批紫藤座椅。宣传册还摊在桌上,都是形式各异的紫藤产品。“那么多好的乡土树种,我这辈子就搞紫藤了!”这句话他对《中国花卉报》记者重复了两遍。


朱绍远笃定,接下来的园林强调生态性、节约型,乡土树种一定是趋势。可景观求新求异的需求也无法回避,眼下的乡土树种常常没法满足需求,在精品工程中常受冷落。苗木行业呼声很高,但大多成了自娱自乐,市场反响远低于大家的期望。


“问题在哪?乡土树种的开发不够,利润点不高。”朱绍远理性地分析。“其实很多树种只要稍微变一点,市场就会很好。”他举了槐树“变”黄金槐的例子。而紫藤有乡土、夏花、爬藤等几个显著标签,坐拥如此多特点的乡土树种,可以变的地方很多,可开发程度高。


怎么种


朱绍远指着宣传册上的产品一一做了介绍:紫藤座椅仅是他尝试的其中一个产品系列,而在所有形式中,较大型的有紫藤长廊、紫藤隧道等,中小型的还有珠帘、瀑布、花墙、木屋、蒙古包等。朱绍远说,“套餐式”产品是以后公司的主要产品形式。


紫藤座椅


觉得看宣传册不过瘾,朱绍远索性带《中国花卉报》记者去基地看看。这块基地两年前《中国花卉报》记者曾参观过,当时的紫藤并不起眼,而眼下已成了主角。


一进门的紫藤有三四米高,有竹竿和拉绳撑着,这些都是半成品苗,属于“坯子”;再往里走,五六米高的紫藤就直插入空,树藤绕着竹竿生长,十分壮观,此类产品的开发程度高,可以做成3米高的紫藤长廊;还有一些大个的已经长成树状,个别做成了向上张开的伞状,据说后期要做成垂枝效果……


平时“不太听话”的紫藤枝条,在朱绍远苗圃里长得规规矩矩,整齐划一中又有明显的品类差别。朱绍远说因为他卖的“不是树,而是景”,注重的是植物与景观的整体性,同时后期还要搭配容器。


“譬如紫藤长廊,以后就是整个长廊出售,甚至还会提供一些设计服务。”朱绍远定义其为一个套餐。


销到哪


当然,若不是已经圈定客户群体,“套餐式”的产品类型也不一定适合,该形式适合于景观需求权重较大的项目,而非普通市政项目。朱绍远看准的是旅游市场,区域市场主要划在北方。他的定位是“北方旅游花卉供应商,高端紫藤应用景观营造商”。


花海是当下距离花木行业最近的旅游模式,不过朱绍远认为当前许多花海“洋产品”太多,短时效产品太多。“我希望有一劳永逸的花海,紫藤就很好。”


在进军旅游市场方面,朱绍远早有准备。两年前,昌邑花木场便与杭州赛石集团达成合作,成为赛石集团的子公司。近来,赛石集团大力布局旅游市场,成为园林与旅游结合“吃螃蟹的人”,从多个案例可以看出,赛石集团在布局旅游时,对植物与景观的重视程度都不低。


昌邑花木场与赛石集团的联姻,狭义地看,给朱绍远的紫藤销路提供了渠道,给赛石集团的景观打造提供了差异化素材;广义地看,是行业产业链融合的一次尝试,紫藤订单化生产能有效达成。


在分析宏观行业形式时,朱绍远泼了一些冷水。“我们太着急”、“我们做产品太低级了”、“我们的园林应用也支离破碎”、“我们产品缺乏系统性”……话语中透着恨铁不成钢的扼腕,可同时,这位从业三十多年的实干家又对行业充满了爱惜,不希望被人践踏或看低。


“行业是很美好的,我们应该积极看待,多换思想少换人,把一个产品做精不容易,有时候需要用一辈子来搞。”朱绍远最后这么说。


本文版权属《中国花卉报》社,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许可、授权,不得转载、摘编,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更多资讯请订阅《中国花卉报


2018《中国花卉报》全国各地邮局(所)均可预订 


订阅代号:1-98


推广spread






首页 - 中国花卉报 的更多文章: